马云复辟!

刘润 2017-12-31 23:23:00 阅读 • 来源: 自媒体圈 0

直击新闻背景: 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的大门刚刚关上,现在似乎又出现了转机。2013年11月12日,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...

直击新闻背景:

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的大门刚刚关上,现在似乎又出现了转机。2013年11月12日,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称,港交所多重股权结构的咨询工作已经交由上市委员会处理,相信谋事在人成事在天。这或者可以看作,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契机再度打开。今年7月,传出阿里巴巴将在香港上市的消息。随后9月,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公开披露解读“合伙人”制度。这一披露引发了社会对于创业者控制权的反思和探讨。10月初,香港证监会称将否决任何会被视为给予阿里巴巴豁免,令其无须遵守现行上市规定的改变。10月底,香港财政司回应称对于修订上市规则持欢迎态度。这兜兜转转的商讨关键点都在于是否应该支持马云的“合伙人”制度。

问:很多人都争执于合伙人制度,在你看来合伙人制度的核心是什么?

简而言之,马云的合伙人制度就是我们所说的同股不同权的分配,是一种特殊的股份结构,这种股份结构有利于合伙人对于公司的掌控。

这一合伙人制度的核心理念在于一个关键的假设:没有主人的公司是做不下去的。如果阿里巴巴变成一个没有主人的公司,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是股东,但没有一个真正的“主人”,每个人都没有主人翁意识,就不会有人用心去管,也管不好。

阿里是马云开创的,马云和他的创始人团队对于阿里有着最深的感情,也知道怎么能带着阿里起飞。马云的担心在于,上市之后,当控制权随着股权被稀释之后,一旦公司出了问题,他就没法控制整个公司的局面了。

这是马云采用合伙人制度的初衷,让合伙人在一些特殊的协议条件之下可以控制一家公司,这些人手上持有的股票有更大的投票权。

问:在此之前是否有成功的案例?

在美国的历史上曾有过类似的“合伙人制度”。最著名的案例就是谷歌。谷歌在发行股票的时候公布了一些特殊的规定,说这公司按照我们创始人的价值观所建立的,你们想要参与是可以的,但是我们还是持有公司的控制权。所以谷歌发行了A股和B股,表示两种不同权利的股票。B股的权利是A股权利的十倍,就是投票权比A股大十倍。

在上市之后,谷歌的创始人相对的还持有公司的控制权。再后来,公司越来越大,他们就发行了C股,C股完全没有投票权,也就是不管怎么增发,都不会稀释控制权。谷歌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代表,很多人也拿它来举例子,说这是有前车之鉴的,美国就是这样做过,而且是这么知名的一家公司。

问:有谷歌这样的“模范榜样”,香港证监会为何一直不肯松口让步?为何马云此次遭遇如此大的阻力?

因为这违反了香港的现行证券管理条例的,所以香港证监会明确表态“合伙人制度”不能通过,这种股权的分配是不可能上市的,所以最近陆兆禧也对外称,不考虑在香港上市了。为什么马云在香港会遭遇这么大的阻力?其实这背后的潜在价值观冲突。

现在在中国,企业管理界开始慢慢有一种很强势的思潮,从柳传志开始,他将它叫做“不是家族的家族企业”——这个概念其实和马云想的一样,他也认为没有主人的公司是做不好的,没人对它负责,很多人都是打工心态,这样下去能不能做好很难说,多半是不行的。所以柳传志特别认可家族企业的管理方式。

但是公司不可能一直是家族企业,公司扩展到一定程度,尤其选择上市后,就不再是家族的资产。而马云呢,则是想将这种家族企业的管理模式给制度化,就是想要用特殊的股权制度来形成这种非家族的家族企业。

在这一思想之下,马云眼下做的所有布局都为的是要控制权。

问:也许有人会说,创始人要控制权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?

从历史上来看,所有的独裁者都是这么说的——我独裁是因为天下是我打下来的,我最有感情,我不放心交给下一届的人去管,我想管它一辈子,因为只有我才能将它管好。几乎所有的独裁者都这样讲。

有人说,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政治体制是开明君主制。

君主制高效,执行力强,但前提是这个君主必须开明,开明是指这个君主要聪明、善于听取下面人的意见等等。这些优点要全面体现在一个人身上,而且他也正好有执行力,那么就是个很好的君主,开明的君主。

但开明的君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如果有像是历史上的乾隆、武则天等,那么那个朝代就有一个很好的发展。如果是很昏庸的君主,那就是一盘乱棋。

也因此,我们认为开明君主制是一个不可靠的制度,这也是为什么会有民主的存在。民主就是为了防止昏君,而在一定程度上通过牺牲效率,从而平衡了风险。

马云认为,他和他的合伙人才真正能把这家公司做好。说实话,我也这么认为。但是,站在系统风险的角度出发,我们要考虑,如果有一天,马云没将这公司做好,事情会向什么方向发展?

从权益的角度出发,这家公司真正的主人是股民,因为他们投的钱多。如果马云将阿里管理得很好,那么皆大欢喜,但如果马云未来有一天没做好,但“主人”却没有权利将他解雇,那么,这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了。

这就是为什么同股必须同权——这保证了真正的“主人”的权益。上市就意味着这个公司已经不是你的了,否则就不要选择上市。马云能接受这个事实么?这个公司其实不是你的。

这就好比一个人一开始宣称为了一群人打天下,但打下后他就以为这个天下是他的了。这就是现在这件事最危险的所在,他已经认为这个公司已经是他的了。这就是马云的逻辑。

问:也有人为此反驳是——马云不是为了要这个东西,而是为了对所有人负责。

这叫greater good。核心的问题在于,到底谁有权利决定什么才是greater good。但所有的独裁者都会这样说——我是为了你们好,对你们负责。这是可怕所在。

这相当于走上了复辟的道路。

什么叫做“复辟”呢?袁世凯就曾复辟过。1913年前后,中国有了国会和竞选机制,原本已经走上了一个可以互相制约的国家结构了,但是走上去之后,袁世凯又觉得权利制约了我。袁世凯觉得我的资源、能力等等能将国家治理得更好,所以我不想让这些权利制约我,进而我能够为大家做更好的事情。

于是1914年“全民拥护”让其走上“皇帝”的位置,通过了新约法,“大总统总揽统治权”,凡一切内政、外交、军事、制定宪法和官制、任免大权,统由袁世凯独揽。他就走上了复辟的道路。

也许马云现在要醒过来的是,你只是一个小股东,已经不是这家公司的主人了,本质上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,只是这个公司的管家和保姆了。在管家和保姆的位置上,非要别人承认自己对这个家有处置权,更糟糕的是,而当你不能为这个家赚钱的时候,不允许主人将你解雇。

问:也有人提出,马云提出的“合伙人制度”是在企业管理制度的一个创新?

这实质是一个企业管理制度的倒退,在袁世凯复辟100年后,再次走上了复辟的道路,也就是绑架所有人的钱,然后做皇帝。

马云说阿里巴巴要做一个百年的企业,但是有多少人能够活到一百岁呢?一个想要活百年的公司必须进行一个权利交接的过程。所有的百年企业都必须经历这个过程,所有公司到最后都会变成一个由职业经理人来管理的阶段。

在美国,大部分公司都已经变成职业经理人在管理了,可人家还活得好好的。为什么那么多公司上市了,请职业经理人管理,仍活得好好的?就像美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,也只是请了一个职业经理人来管理。奥巴马也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而已,这国家不是他的。并不说国家是他的他才好好管,不是他的他就不好好管。如果美国一直让“创始人”华盛顿来管理,美国又能存活几年呢?

所以那些“没有主人的公司管不好”,都只是独裁者的担忧,这些担忧,最主要是源自控制的欲望。

在袁世凯复辟100年之际,我衷心祝愿即将可能上市的阿里,不要成为复辟精神的祭品。

马云复辟!-自媒体圈

(本文系作者@ 授权自媒体圈发表,并经自媒体圈编辑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)

第一时间获取媒体狗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,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「2548648067 」或者「mon-sun」,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,即可获得媒体狗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,并参与编辑活动。

0条评论